Liechtenstein

混圈杂 吃BG 懒癌晚期/
摸鱼捏土瞎写啥都干啥都不精/
我主要是来看太太的不是产粮的/
我不介意掉粉 你们不介意我圈杂就行/

水个tag吐槽致歉……所以老约是真的要敲着杖子打人了??难以想象那个画面😂xx脑内全是老爷爷拄着杖子对偷电机的熊孩子们追着打xxx画面太过emmmxxx

写个垃圾,要不鸽了吧x


拉低颜值未完成瞎搞,只是证明我还爱着约约但是画渣力不从心而已.._:(´_`」 ∠):_ …
大概等精华三开启就删x

不想画了,就这样吧,文不鸽的话就拿这个当构图。
水一个tag致歉

明人不说暗话,我想上约瑟夫。


The Wings of Azrael .1.

【约园非爱情向CP,剧情拖沓字数多,注意避雷】
【适合摄园双粉&无CP洁癖观看】
【推荐BGM:前半段——Incertus-梶浦由记-魔法少女まどか☆マギカ 4
                          后半段——飛騨探訪-RADWIMPS-《君の名は。》】




——他从天而降,带来这个季节的第一片落叶。


1.

八点半的晨光对于不列颠岛来说是不小的馈赠,德文垂郡的天比起伦敦来说要蓝一些。身着贵族衣装的青年早早出了大门,他对人世的陌生与不安使他没注意到来自忙碌平民们诧异的目光——在英国,一个贵族这时候出门,并且还是在大街上随意游逛,是不符合常理的,通常情况下那群夜生活丰富的虚伪家伙们这个点还在床上舒舒服服躺着做美梦。

此时青年还不知自己是多么引人注目,蓝色的大眼睛不停的向四周打量,或许互相对视是他们问候的方式?青年有些疑惑,下意识理了理胸前的方巾。他显然不知道自己现在在旁人眼中多么怪异。不仅仅因为出门时间,青年惊人的美貌与过时却考究的衣着,无一不吸引着周围的目光。

实际上只是他还不太懂现世的规则罢了。毕竟时隔千年,天使对人间的情况早已陌生。

现在残存的记忆模糊极了,只存留下昨日黄昏之时。四翼天使轻挑刀尖采下新生的叶片,落叶随即枯萎飘零,前日才刚刚签上花体英文名字随叶子的枯皱变得丑陋。天使不在乎,挥舞的刀身洒下星尘,右手拇指与食指顺着落叶滑的方向优雅的接住叶片。瞟一眼名字,天使压抑住内心的澎湃清晰念出——叶片上面没有姓氏,的确,他也不需要。

倏的产生的旋风将他围住,力量越来越大,大到天使用翼护住自己也无济于事,乌黑的发辫几乎要被吹散,风声之大令他连胸口项链清脆的撞击声都听不见。他感到自己要被撕碎吸进地狱,手上力道终于受不住狂风卷席松了下,写有人类名字的枯叶脱手卷入风旋被瞬间打得粉碎,天使也在那一刻失去了知觉。

当他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自己身处于一个冷清的画室里,清晨不刺眼的阳光透过巨大的玻璃窗照进不大的房间,墙上古旧的挂钟显示时间刚五点半。画室面积不小,墙上挂着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画像,旁边的颜料架有些凌乱但不影响整体整洁,身边古怪精美的三棱锥形机械仪器倚在一边的西洋刀很惹人注目。此外,这件“画室”的边沿还分别有一个书桌和一架钢琴,书架尤其大,快占了一面墙,旁边是洛可可风格的穿衣镜。而其中最显眼的,是位于正中央的画作,它还未完成,就这么被搁在画架上,画上是一位俊美的青年,已完成的面庞栩栩如生。

他对这个房间感到好奇,有些头痛的支起身,自己恐怕深夜倚着沙发睡着了,又没有换上睡衣,才会腰酸背痛的。这副画像,是自己昨晚未完成的作品吗?

走到画像前,他只觉得上面的人很熟悉,画中人是个贵族青年,从草稿也能看出身体笔直站姿优雅。他双眼蓝得澄澈,拥有高挺的鼻梁,皮肤极为白皙,银白色的卷发松散的扎在后脑。不知是不是错觉,刚醒的青年总觉得画上人在看着他,画上的青年实在逼真,美丽的浅红色嘴唇似乎透着淡淡笑意。

突然间他感到头痛欲裂,条件反射的闭上眼扶住额脑,前天的告诫与誓言一并蹿入脑海。

-“你只有四十天的人类生命时间,时间一到,你就会在人间死亡,灵魂回到你念下自己名字一刻、你的本体天使身上。”

-“在你的主人发现你的行为后,我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反应。”

-“你身为人类名字是‘约瑟夫’,姓氏你不必知道,他一直作为你人类的化身活在人间。目前是流亡到英国的法兰西贵族。”

-“恪守你的原则,亚兹拉尔。我会在这里等你回来。”

-“……我明白了,感谢您给予我的帮助。”

-“‘Joseph,with Azrael.’”

回忆终止。

他有些惊惶的抬起头,自己……竟然灵魂是个天使?或者说,自己现在已经成为了一个人?

目光愣愣的扫过房间,最后停在了自己手上。青年愕然,这是一双多么完美的手!手背白皙到青色的血管清晰可见,顺着指骨向上是修长的手指,指尖纤细灵活,指甲粉红有光泽,却又能从手掌的大小与节骨分明判断出这是一名男士的手,丝毫不过于女性化。这双美丽纤长的手,光是看着就能想象出它们在黑白琴键上飞舞的样子。

这并非单单自恋的产物。名为“约瑟夫”的青年还残存着死亡天使的记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身为天使时令人畏惧的紫蓝色皮肤,那双手几乎不能称之为手,更像是野兽的利爪,漆黑的指甲那么长那么尖,手上皮肤光滑却给人恶心的滑腻感,就连其他天使也是不乐意触碰他的。

青年仿佛明白了什么,迅速走向穿衣镜前,霎时被镜中映出的自己惊住。这是具多么美丽的身体,完美的面庞与画上未完成的男人一模一样!这样完美的人,便是人间的自己么?

很快平复惊喜的心情,青年冷静下来,思考自己在人间的地位和身份,决定仔细对自己的住所考察一番。调查中他开始对自己瘦弱的身躯和苍白的面色不满了,这栋房子实在是太大,还没有调查完毕他便已气喘吁吁。

难道我平日都呆在家里不出门吗?他忍不住小声嘀咕。这房子也太空了,真的还有其他人在吗?青年没心思再呆在房中,他现在无心于金银珠宝。而且至少从目前观察到的,他们家是贵族,并且经济条件不错,单从精美的中国瓷器和文艺复兴时期的威尼斯挂毯就可以轻松推断。

即使约瑟夫一直住在这里,新灵魂的融入也让他对住所感到新奇。他整整花了两个半小时才把屋子逛了个遍,除了父母与佣人的卧室,他很好奇,为什么他们不肯出来呢?佣人也在睡觉吗?这个时间已经不早了。

但他不愿再多想了,他一心只想去看看屋外的世界,那个他向往了一千两百年的、真正的人间。很幸运,房门的钥匙正好在口袋里,他把外套上的褶皱抚平,手伸向了门把,推开了那扇似乎封闭了很久的大门,迈向外面的世界。

没想到外面世界的变化是如此之大,青年如同初生的婴孩,用纯净的双眼观察这个世界。他走过一个又一个街区,似乎感受不到腿上的酸胀感,这个世界令他感到新奇,他胸中仿佛有一团火焰,鼓动他去探索人间。

盯着他的人越来越多,他开始觉得有点不自在了,就算还不明白人们的礼节,他也感到了一丝异样。是身上的衣服过于华贵?他看到人群都穿着朴素——相对他而言。他不清楚,眼下他只想快点离开这个地方——或许过到第三个个街道拐角拐角可以帮他这个忙,那里看起来还没有什么人,躲掉人们的目光一刻钟是没有问题。

糟糕的是,还没有到达脑中定的小目的地,他就后悔了,他发现自己忘记了回去的路,便懊恼的皱皱眉,总之先过去,马上、只有几步之遥,拐个弯就要到了。

很奇怪,明明身为天使时他身披皮毛下无数只眼睛盯着这群人,这时候这帮家伙又同时盯回来,这居然让他不太舒服。

“砰咚!”

“咿呀!”“唔!”

“!小心!”

回过神来的约瑟夫赶忙顿脚稳住重心,下意识拉住对面人的手臂防止其跌倒在地。所幸周围没什么人,没有更多双眼睛围观。

“抱歉,女士!是我没看清前面,肯请您原谅……”青年感到歉疚,放轻力道准备扶稳对方,并为自己刚刚走神而脚步加快的过失表达歉意。对面的女子帽沿被碰撞压低了,看不清她的脸,看打扮像个贵族。她可爱的手提包被摔落到地上,包内几件物品物品零零碎碎散落在地。这可真不走运。

“也有我的原因……先生。”“女士”戴着蓝色手套,单手摸索调整扶正了帽子,抬头望向面前的“绅士”,“不过或许,您该纠正一下您对我的称呼——我既没有结婚也不足够成熟。”

“抱歉,小姐。”约瑟夫尴尬的笑笑,扶住她站稳。对方仅擦了一层薄粉底也不很白皙,脸上的雀斑也没有遮住,仅仅嘴唇涂了浅色的口红——这一切比同龄的贵族少女都要显得老气。但仔细观察,对方的面庞还透着一丝稚嫩,带着一点点婴儿肥,鼻子很小巧,灰绿色的眼睛仍蕴含着贵族少女们早已消失的天真。或许她的真实年龄比自己外表年龄还小?

“没关系的。”少女与青年对视了不到半秒便迅速弯下身捡拾散落的物品。她的动作过于麻利,完全不顾裙子刚蹭上的灰尘,冷静平常的态度举止令约瑟夫怀疑对方并非贵族,尽管她的蓝裙子很华丽可爱。

“请问,您知道……别墅区怎么走么?”约瑟夫试探着询问,话一出口才发觉自己并不知道房子所在街道的名称,只得胡口乱编了。

“……?”对方捡起怀表的同时疑惑的看向自己,不知道地名瞎问果然是行不通的。

“对不起,打扰您了。”青年发觉自己行为不妥,面上有些发烧,弯下身同对方一起捡物品。这是什么,小园艺剪?普通女孩子的包里会有这种东西么?

“不好意思,我不明白您说的是哪里。我赶时间,花卉展览很快就要开始了。您可以去问问其他人。”少女将最后一件小物收进手提包,起身快步向前走去。

约瑟夫有些失望,礼节性的答道:“祝您成功,小姐。”看看对方的背影,便缓步转过路口,无所事事的他准备尝试下漫步的感觉。不过视线下一秒就落在墙角边一封烫金边的信封上。漂亮的信封怎么会落在这?青年理好外套,蹲下身将信封捡起。

这是一个很精美的信封,上面写着一行花体字——“To my dear”,后面的名字被涂抹掉了,黑疙瘩下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几个大字母“WOODS”,看起来违和极了。

打开信封,两张精美的票映入眼帘。是一场花卉展览的票,印刷水平很高,花纹与花朵的线条都很细致,凭直觉应该是一场很高档的展览,白发青年半眯起眼睛,简单的介绍勾起了他的向往,他竟然如此喜欢花。

还没开始幻想展会的样子,他很快反应过来这极可能是刚刚那位小姐掉的!看她离开时急匆匆的样子恐怕是期待已久,但票却丢在了路口……约瑟夫咬咬牙,决定不顾形象大步追上去,毕竟那位小姐的背影马上要消失在前两个拐角处了!

“……先生?”女孩回过头,有些惊讶的看着身后气喘吁吁的男子,他还有什么事找自己么?

“抱…抱歉,小姐。我想…这个是刚刚你掉的吧?”约瑟夫单手微撑住墙,另一只手将信封递向面前的少女,粗喘着气向她确认。

少女睁大了眼,手半挡住了因惊讶张大的嘴:“啊,谢谢您!这票对我来讲非常重要,如果没有它,我可能今天就要白跑一趟了。真的非常感谢!”女孩小心的接过信封,如视珍宝的擦擦上面的灰。

约瑟夫顿了顿,试探着向少女请求:“请问,您方便领我去么?我对这个展会很感兴趣,可惜还不认识路。”

“当然没问题!原来先生也要去这个展吗?它的确非常棒!一些来自美洲的奇异花草也会在展会上展出。”少女明显高兴了不少,两鬓也随着身体的动律微微摇晃,愈发显得她俏皮可爱,“您跟着我走,咱们很快就能到达目的地了。”正说着少女就转身就开始领路。

“不过、呃,这个展……一定要票吗?”青年不安的理理领巾,迈大步子跟上少女的节奏。

“对的……一票难求!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此话一出,约瑟夫才注意到少女一身华丽的洋裙细看其实已有些旧,洗得已经微有褪色,白衬衫上繁多的荷叶边也有一点卷边;并且,她没有束腰,纯粹靠腰后衣带扎紧来模仿效果的。怪不得方才她的举止不够“淑女”。

接下来轮到约瑟夫犯愁了,他是临时被花展所吸引的,可衣袋里可没有任何与票有关的东西。眼见着快到了,青年才吞吞吐吐委婉的向对方表示了自己想去看但没有票的尴尬境地。

“这样呀,但是我可以把多出来的这张给您。”了解情况的姑娘热情的把其中一张票抽出递给对面人,耸耸肩解释道,“我本来想和我的医生朋友一起来的,可惜她有重要的事要处理来不了了。我还惋惜多余的这张票怎么处理呢,少一个人去看的机会真的太可惜了!”

“不过我很好奇,您看起来是个贵族,之前不知道这件事吗?”见对方接下了票,少女半撇过脸,压着一丝疑云向青年发问,“这个展会基本就是专门为贵族开设的,只要想去就应该有票才对。”

“十分感谢您,小姐!但是,我的确对这地方还不熟悉,老实说我总呆在家里,各种贵族的社交活动参加得也少,或许早就与时代脱节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略古怪的解释他会脱口而出,对方却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很快又恢复了热情的笑脸,仿佛刚刚的压迫感只是短暂的幻觉。

“您瞧,马上就要到啦,如果不介意某些问题,我可以为您好好讲一讲这些美丽的小仙子,也许您对她们很了解,但在这方面我也有足够的自信。瞧瞧那束晚香玉!可爱的小仙女,现在摆出来是个明智的选择,如果是把她们圈在屋子里,到了晚上虽然香气浓郁,但这花香正是要命的毒药,也别想睡个安稳觉了……”

这是天使作为约瑟夫所经历的第一天,他误打误撞认识了一名名叫艾玛·伍兹的少女,并被她带领参观了一场绝妙的花卉展览。花展内各式各样的花朵奇妙无比,四溢的芳香仿佛要将他灌醉,少女对于园艺的知识储量更让他惊讶。这一天过得丰满而美妙,青年对世界的认知大大的被扩展开来,即便回到了空荡荡的家中,他仍旧持续回味了至少两个钟头。


注:

①约瑟夫暂无官方推演,因此角色性格经历依据《道林·格雷的画像》结合官方给出背景故事改编。

②文中世界观不等同于现实世界。自设约瑟夫流亡英格兰是因国内政治所迫,在英国有家族别墅与藏品。约瑟夫不同时期样貌会有细微变化,不必纠结于细节,后文会提到。

③园丁的兰闺惊梦仅是一套衣服,与游戏服装设计的背景作品无任何关系。

TBC.

The Wings of Azrael .0.

【mdzz我还是忍不住想发出来,注意避雷‼️】
【约园非爱情CP,其余CP关系跟着官方走,没爱情】
【就添个tag吧我挺喜欢约园组合 只要我不鸽就有全员出场】
【作者脑子有洞慎重观看,很可能鸽了】
【每篇最后有注解,可能推BGM,不鸽最后我出合集,可能会删】
【小声bb有没有人找我玩xx】


The Wings of Azrael

0.

“罗伯特·里德。”

青年模样的天使尾音带翘的念出将逝者姓名,枯叶从他指尖滑落,又一次滑落回地面。

“我的确受够这份工作了,伊斯拉菲尔。”

没有回头,天使皱起眉,语气透着略微的不满。

“皮毛下的眼睛很好用,亚兹拉尔。”

对方耸了下肩,答非所问的避开了天使的抱怨。

“你知道我什么意思,”亚兹拉尔有些不耐烦,略带愤恨的继续翻阅生死簿,在生命之树新生的叶片上重重签下不同的姓名,“你不该回应我些什么?”

“我能回应你什么,死亡天使?你先做出了人类并掌握了他们的生命大权,这不是件好差事?这是多么大的一项权利,你仍不满足?”

伊斯拉菲尔美妙的声音并不能平息亚兹拉尔的怒火。他太聒噪了,长了这么多嘴的家伙吵得很。

“我想你不该在这,太阳快下山了。”天使黑亮的尖指甲向下指了指,脸上很是阴沉。

“还早,我不急的。倒是你,为什么还呆在生命之树边上?过了几百年还是几千年了,你早该去地狱看看了。每日热衷掌控脆弱生命的生死,脑子里总想着如何挑唆别人,可怕的样貌,也跟恶魔差不多了。”代表艺能的天使说话一针见血,千百张嘴实属多余。

“我对地狱不大感兴趣,我只想再去亲眼看看人类、那帮脆弱家伙们的世界。”死亡天使咬紧了牙,愤愤挤出自己的愿望。

“冷静,死亡天使。你有你的职责我有我的职责,最好还是不要违背规矩好——尽管你一直在边缘试探。今年你已经说过四次这个愿望了,真反常,明明机会你本人心知肚明。”

“……啧。”死亡天使当然知道,关于人类生命的事没几个人比他更了解,方法能猜到十之八九,他只是不敢询问主人与生命之树。

“所以,你的选择会是什么?最有效的办法我猜不会是你的首选,要不问问你自己?何不扪心自问一番?然后回归自己的本职。啊,刚刚又有树叶掉下来了,我猜某位管理死亡的大天使今天晚上有的忙了。”

亚兹拉尔没再说话,咬咬牙一片片拾起落叶独自完成起任务来。艺能天使有些无趣的靠在石柱上打量着他,过了一会懒懒的抬起眼皮望向天边:“你真爱沉默,亚兹拉尔,跟你说话真是浪费时间。我该走了。”

“请快去。你的职责等着你。”

“别生气,你真是越来越像‘他’了,可你们不是同一个天使,你应当更理智。”

“或许。今天晚上别让我再听到你说话。”

“我马上就去地狱,在此之前给你个忠告:如果是真心想做,就去做。不要背叛你的主人、不违背你的职责就足够了。”

伊斯拉菲尔拍着翅膀飞走了,亚兹拉尔才勉强松了口气,缓缓抬头望向这颗巨大的生命树。

不错,他不敢公然询问他的主人——或许这么做最好,但下场只有两种极端,他害怕最坏的那种。

那么只能询问你了吧,老家伙。

收起生死簿,手掌轻轻抚上生命树的树干,死亡天使闭上他紫水晶般的眼眸,凝神倾听,他能感受到生命的流动、新生与消亡。这不是他第一次这样干,但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欲望还是第一次。我的主人,我发誓我没有背叛你,我只想再次亲眼看看由我创作的生命们如今创立的世界,您一定会原谅我的吧,主人。

死亡天使贪婪的汲取着生命之树的智慧,对心中的戏法愈发有了把握。

哪怕只有一次也没关系,我太渴望、太渴望了。为了这一次,我已经忍了一千两百多年,现在请让我自己完成这个夙愿吧。

忽的睁开眼,左手抽出弯刀刺穿右手上念完名字的枯叶,叶片瞬间化为细碎的残渣飘进脚下的“泥土”。死亡天使面上挂起神秘的微笑,明眸之内渴求的火焰似乎要冒出。

流利的收起弯刀,转身望向西方天际,太阳最后一丝光晕即将消失殆尽。天使就这么摆着微笑冷冷看着夜晚来临,他心里酝酿着计划,四十天对于天使来讲不长不短,是个合适的时间。

风有些大了,亚兹拉尔转身靠近生命树走了几步,星尘披纱不紧不慢的上下飘动,一如他狂热又压抑的心。

重新抚上生命树干,他将自己的神力注入树中,明天就会有新的叶片飘落了。

完成这一切后,亚兹拉尔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生命树,他要去做些准备来迎接即将到来的四十天人生。

青年美丽的面庞上仍保持着神秘的微笑,脚步也更加轻快,看起来似乎愈发愉悦了。伊斯拉菲尔说的不错,他应当更理智。

明天日落时分,就是自己的人生开启之际。





注:

①伊斯拉菲尔:艺能天使,以同名天使作为原型改编,无游戏角色原型。

②亚兹拉尔为萨麦尔异教版,因此自设中引了其象征愤怒。文中亚兹拉尔形态与游戏中亚兹拉尔无异,仅是加了可隐藏皮毛与翅膀的设定,亚兹拉尔与约瑟夫是个体独立分开,灵魂相同。

TBC.

无聊&没人看der个人置顶

Sn

在lofter混吃混喝不交党费

鸽王

混坑杂多,BGCP狂热爱好者【但多数情况下不吃拉郎】,爱好脑内产粮,平日摸鱼捏土随笔修仙

偶尔产粮,浏览量和红心蓝手比关注令人开心
欢迎同好找我玩,就是平时太懒偶尔忘记回复【……】

目前第五人格/非人哉,APH/V家/阳炎/魔圆淡坑
混坑热爱吃CP,对自己真爱角色&真爱CP相关CP洁癖严重,不怎么杂食都是无感随缘吃,主BG偶尔少量GL,BL不吃,不.吃.all,友情向管你是谁都行
不喜OOC&极度架空,文笔好剧情好除外

D5//园丁粉 摄影师粉   CP/社园 佣空 冒盲 约园 裘舞,剩下BG随缘吃
游戏玩的很菜&不喜欢玩游戏,喜欢剧情&画风

非人哉假粉//我吃爆善财龙女,微吃金玉良缘,没了

APH//列厨 瑞粉   CP/中立兄妹 伊列 库列 双列

V家//偶尔混   CP/言柯 另一个我不放了

阳炎魔圆我改命番但是懒得混

最近的目标是别再修仙别再鸽,关掉B站保不秃

没了。

照官方原图做的
最后一天肝了好久,饭都来不及吃水也来不及喝,还是没赶上应援最后期限加票。最后成品还各种扭曲不细致……就这么地吧,以后改成品也懒得管了